|  客服热线:400-151-3383
  • 交易
  • 供求
  • 行情
  • 企业
  • 资讯
类别索引
带您走进2019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工作现场-资讯中心-东方循环网
当前位置:
资讯中心 > 社会热点 > 带您走进2019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工作现场

带您走进2019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工作现场

2019-11-08 15:11:51 作者:佚名

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2019年7月,第二轮第一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正式启动,8个督察组陆续进驻上海、福建、海南、重庆、甘肃、青海等6个省(市)和中国五矿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等两家中央企业,开展督察。 督察进驻期间,各督察组深入基层、深入一线、深入企业、深入现场,开展现场勘察和调查取证。他们攀高原、涉深谷,“掘地三尺”找寻污染源头,查实了一批突出生态环境问题,进一步传导了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压力,得到了人民群众的支持和肯定。近日,我们收集了各督察组工作中的点滴片段,带大家一起走进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的工作现场。

海拔2500米保护区里的奔跑

 中央生态环保,环保督察,环保督察工作现场

时间:2019年7月23日

地点:甘肃省祁连山保护区武威段

“你们不用上来,我找个制高点看一下整体情况,会走的比较快。”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党岳江说完,转头就跑上了山。

不论是在海拔2432米的永登县无名采石场,还是在2700米以上的祁连山国家自然保护区,都能看到党岳江奔跑的身影。为核实群众举报的永登县无名采石场是否位于祁连山自然保护区范围,党岳江通过现场徒步勘验并结合后方同事的卫星遥感图像,反复核查采石场的位置。

得知采石场在保护区试验区边界外10公里时,他仍放心不下,担心还有别的采石场,因此二话不说,烈日下连翻两个山头寻找制高点,直到在山顶看到区域内没有其他采石场,才松了一口气。此时,汗水已经浸透了衣背。

“督察时间紧、任务重,所以才会快走甚至奔跑,不知不觉这已经成为了习惯。”党岳江气喘吁吁地说。

供稿:王珊  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

能征善战的“女汉子”

中央生态环保,环保督察,环保督察工作现场

时间:2019年7月20日14:30

地点:重庆市秀山县某涉锰企业

很多时候,从事督察工作的女同志往往被称作“女汉子”,能征善战,绝不在话下。来自西南督察局的程为就是这样一个“女汉子”,进得了呼吸困难的电解锰车间,入得了一不留神就摔一跤的渣场。

在对企业检查过程中,她总是坚持能进去的地方一定要进去看看,有摸不清的地方就一定要当场查证,这既是对自己工作负责,也是对被检查单位负责。

当一天的工作终于可以告一段落时,手机屏幕上的时针已经跳过零点。“今天还算早的呢,这些天几乎都要到一两点。每天过得都不知道是星期几。”有人问她今天一共跑了多少个点位?她掰着手指头数,十个手指不够用,“应该有十几个了。”面对这么庞大的工作量,男人都要倒吸一口凉气,但这位“女汉子”只是点点头笑道:“明天还有一堆活。”

把工作做实、做细,把问题查深、查透,不放过一个细节,不妄下一个结论。程为和她的同事们做到了。

供稿:闫海超  中国环境报社

终于找到了偷排口

3.jpg

时间:2019年7月20日10:30

地点:江西省南昌市南昌硬质合金有限责任公司

7月的南昌天气闷热,稍微动一下就汗透衣襟。20日上午,中央第七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现场一组的同志们,下沉到中国五矿集团下属企业南昌硬质合金有限责任公司开展现场督察。

根据前期督察掌握的线索,南昌硬质合金有限责任公司可能存在偷排废水问题。督察人员不畏炎热,从上午九点到中午十二点,整整3个小时,找遍这家企业的犄角旮旯,最终在新建的沉淀池里,找到了隐蔽的偷排口。

现场发现,该企业生产废水沉淀池有暗管连通雨水沟,并有生产废水溢流外排;含氨废气超标排放,治理设施运行不正常。随后,督察人员通过取样送检、询问笔录,完善了证据链条。 

供稿:郭涛  环境工程评估中心

连续17个半小时的奋战

中央生态环保,环保督察,环保督察工作现场

时间:2019年7月26日19:50

地点:青海湖码头

为进一步了解青海湖水质状况,7月26日,中央第六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督察人员和地方环境监测系统的同志们一同前往青海湖,进行水质采样监测。

凌晨4:00督察人员从驻地出发,在青海湖码头与地方监测人员汇合。

6:30分,监测取样船扬帆启航。清洗容器、分层取样、标记样品、拍照记录,看似简单的工序,每一道都不能马虎,每个点位都需要超过半小时的取样时间。“只有严格的程序和清晰的标准,才能确保监测结果准确无误。”青海省生态环境监测中心周明星说。

19:30分,监测取样船终于驶进码头,这时大家才发现船并没有直接靠岸,取到的超过60个样本,需要翻越3艘船才能送抵岸边。大家齐心协力,站在摇晃的船上,用了半小时才小心翼翼地把样本搬运完毕。

21:30分,天已经完全黑下来,17个半小时,督察人员和监测人员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驻地。

供稿:吕望舒  中国环境报社

杂草丛中的开路者

中央生态环保,环保督察,环保督察工作现场

时间:2019年7月26日

地点:兰州市某排水沟旁

“这沟里的水颜色好像不太对,咱们应该下去看看。”在兰州市下沉督察期间,一处隐藏在草丛里的小河沟引起了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督察人员的注意。

 “老乡,你家有没有棍子或铁锹?我想下到河沟里看看。”督察人员李挺来到附近老乡家询问着。

“这河沟可不好下去,下面全是淤泥。我这有把铁锹,你看行不?”附近老乡说。

“可以,谢谢您!”李挺借到工具后,第一个冲进了一人多高的草丛。

  边开路、边行进,他踩着淤泥,撑着铁锹向河道行进了十几米后,终于看到发黑的水体。随即采集水样。任务完成后,他也收到了蚊子“赠送”的十多个“红包”。

 他捧着采集好的水样高兴地说:“小河沟虽然不起眼,却关系着污水排放问题,就算路再难走,也要把这些问题一一摸清楚。”

供稿:李挺  西北督察局

前路难行亦要行

中央生态环保,环保督察,环保督察工作现场

时间:2019年7月24日16:00

地点:中央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屯昌县

“大家一起走,不用担心我的身体。”这位满头华发的老人说完,就径直前行。

中央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收到海南省屯昌县群众信访投诉,反映该县一级饮用水水源保护地存在环境污染问题。7月24日,督察组组长蒋巨峰带队,亲赴现场暗访核实。面对车辆无法通行、长约3公里的狭窄土路,年过七旬的蒋巨峰坚持与大家一起步行前往调查。

海南盛夏闷热难忍,雨后的道路泥泞不堪,加之山路崎岖难行,一路上,督察人员穿过荆棘丛、钻过铁丝网,跨过一滩滩积水,深一脚浅一脚,终于到达目的地。“无论多难,今天必须走到!”蒋巨峰说着,迈着有力的步伐,一步一个脚印通往真相的终点。

供稿:李贤义 中国环境报社

督察人的“蹲”功夫

中央生态环保,环保督察,环保督察工作现场

时间:2019年7月14日

地点:中央第八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第四小组北京驻地

“袁劼、孙浩,你俩怎么都蹲着?”“这不是腰疼吗,总坐着受不了。” “你呢,孙浩?”“低头太久脖子疼,得换个姿势看电脑。” 

两个人不约而同选取“蹲”式,原因不同,一个是为了缓解腰椎的病痛,一个是为了缓解颈椎的疲劳。目的相同,就是为了抓紧时间推进工作。身体姿势变了,却不耽误干活,可以就此缓解病痛疲劳,多看会儿材料。已经连续多个小时了,他们总想再坚持一会,赶快把掌握的情况和问题线索结合起来,把存在的问题查实落细。

身体的病痛阻止不了督察人前进的脚步,督察的成绩不是喊出来的,是干出来的。他们政治强、本领高、作风硬、敢担当,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无愧生态环保铁军称号。

供稿:李知  生态环境部东北督察局

不怕晒的“飞行员”

中央生态环保,环保督察,环保督察工作现场

时间:2019年7月21日15:30

地点:重庆市涪陵区某企业

7月21日是进入头伏的最后一天,重庆涪陵区骄阳似火,站着不动都浑身出汗,更别说外出作业。中央第四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的李立彬,已经在烈日下飞行无人机4次,每次至少要飞半个小时。

“没关系的,不怕晒,就怕没拍好片子。”李立彬一边小心的进行飞行前的例行设备检查,一边将不断淌下来的汗水胡乱擦上一把。此刻,李立彬眼中专注的只有手里的无人机,“做好例行检查是每次飞行前的必要动作,机翼安装是否到位,电池续航能力够不够,这些都要一一检查到,一定要确保无人机安全飞行。”

为了保障督察过程中充分运用无人机辅助开展调查取证,李立彬做了不小的努力,今年6月专门花了几十天的时间进行学习,并最终取得了无人机驾驶执照。

今天的4次飞行,他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这仅仅是每天工作状态的缩影,督察期间可能每天都要如此”。李立彬摇摇头、浅浅一笑说,“关键是要不断提高飞行水平,提高督察效率。” 

供稿:闫海超  中国环境报社

专注于卫星地图的督察人员

中央生态环保,环保督察,环保督察工作现场

时间:2019年7月26日

地点:中央第四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下沉奉节工作间 

“连华,这次点位有点多,都查到了吗?”“连华,卫星地图上的点位清晰吗?”“连华,有点位的时间序列图吗?”这一声声问询,都代表着督察组对张连华同志负责的卫星遥感数据的迫切需要。

在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中,生态环境部卫星环境应用中心的同志为督察组提供了卫星地图技术支撑,中央第四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的张连华就来自这一单位。督察组的同志们在下沉督察出发之前,先把下沉地区目标点位梳理出来,交给张连华研判分析。他先在卫星地图上标注目标点位,再和督察组同志一同研判,通过时间序列演化点位过去和现在的情况,既可以固化证据,又可以指导现场督察,提高督察效能。在下沉督察时,督察人员根据先期卫星地图的研判结果,直奔现场。

先进的卫星遥感技术,扎实的研判功底,使生态环境保护铁军如虎添翼,得以做到对违法排污现象零容忍。成绩的背后,是张连华他们专注的身影。

供稿:沃原 生态环境部西南督察局

“没有路也要走过去”

中央生态环保,环保督察,环保督察工作现场

时间:2019年7月23日

地点:甘肃省陇南市康县

“越是过不去的地方,越容易藏着猫腻。”为了查看尾矿库废水收集情况,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督察人员顺着悬空的排水渠走了过去。

7月23日,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开始对甘肃陇南市尾矿库治理情况进行现场核查。陇南市的尾矿库大多位于山谷深处,路窄难行,加之近来降雨导致多处山体滑坡,很多地方难以过去。为了切实核实尾矿库环境风险治理情况,不放过一个疑点问题,督察人员克服困难,没有路也要走过去。

面对“没有路”“过不去”“路难行”,督察人员始终不放弃,始终坚持眼见为实,让企业切实认识到督察整改来不得半点虚假。

供稿:陈翔  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

掘地三尺 为民解忧

中央生态环保,环保督察,环保督察工作现场

时间:2019年7月21日

地点:上海市宝山区某废弃场地

在一片铺满新绿色苫盖的平地中,两台明黄色的挖掘机,左一下右一下慢慢挖出一个7米深的大坑。

这两台挖掘机是中央第一生态环保督察组专门调来的。下沉督察阶段,督察组的郑开强一行抽查群众信访件办理情况,群众反映这片废弃场底下,填埋着重金属污泥等危险废物。在来现场的前夜,郑开强就做足了准备,提前锁定了疑点,偌大的场地上,他指着一处说:“就是这里!”

刚挖两米左右,一股浓烈刺鼻的臭味就溢了出来,氨的味道、硫的味道熏得他们鼻子酸疼、眼里冒泪。再往下,深褐色的土块中突现几片白色碎屑,周边露出疑似钢渣、含铁尘泥和其他工业垃圾等。

郑开强小心翼翼地沿着挖开的土坑往下探脚,一深一浅缓缓踩到坑边,弯腰俯看。“得把最底下的土壤取样检测,和最表层的土壤比对一下。”他回头说着,正午的烈阳刺得他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

周日这天,几乎是上海夏日里最热的一天,而郑开强他们顶着曝晒,边问询、边查看,在坑边站了近两个小时。“热晕了,实在受不住就喝藿香正气液。”郑开强回来后说。

供稿:方龙  西南督察局    邓玥  中国环境报社

飞檐走壁的“蜘蛛侠”

中央生态环保,环保督察,环保督察工作现场时间:2019年7月23日

地点:海南省澄迈县

“你看,还真有胆大的!”中央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刘长安爬上堤坝,指着海滩上被围垦的红树林说。 

据群众举报,澄迈县近海岸存在红树林被围垦的违法问题。督察组决定由来自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的刘长安带队,假扮成游客前往暗查,第一时间掌握实际情况。

海南的夏日,艳阳高照,地面接近40度高温,为了获得一手证据,他们爬围墙、走泥路、登堤坝,飞檐走壁、汗流浃背,不放过任何一个问题,最终查实情况并完成取证,用实际行动诠释生态环保铁军精神。返回驻地后,他们不顾白天辛劳奔波,连夜调度材料、分析情况,进一步把问题查实查准。 

第二天清晨,同事们好奇地问:“长安,你的脸怎么晒得红彤彤的?”而他,却露出了自豪的笑容……

供稿:欧博粤  华南督察局

“老对手”变成新战友

13.jpg

时间:2019年7月19日9:10

地点:中央第八生态环境保护督察驻地组资料工作间

中央第八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资料工作间里的两位“主人”,一位是刚刚从吉林省生态环境厅到生态环境部挂职的吴学峰,一位是东北督察局的李献争。

李献争的工作是“运动”式的,要安排督察组30多名人员的衣食住行等后勤保障,忙忙碌碌,跑来跑去。而吴学峰的工作则是“静止”式的,他是看门人,要保证资料室的大门从每天早7:00到24:00保持开放,他又是资料保管员,还要管理好装在4个大保险柜中的每一份资料。两人一静一动,为大家提供了良好的后勤保障。

督察工作刚刚开始,两人的配合居然这样默契。原来,他们已经是老朋友了。在去年开展的第一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期间,吴学峰和李献争就天天打交道,那时,二人是督察与被督察的关系。如今,二人肩并肩共同作战。有了过去的你来我往,双方知根知底,互相信任,现在配合协作自然十分到位。

供稿人:扈黎光 东北督察局纪检组组长

一只厉害的“蚊子”

中央生态环保,环保督察,环保督察工作现场

时间:2019年7月29日

地点:中央第八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信访工作间

 “蚊子居然这么厉害,咬人真痛。”柯滨说。他的右手小指肿得像小胡萝卜,动作不便,打字只能使用食指,成了一指禅。到了深夜,手指痛的受不了,同志们围了过来,仔细观察发现,不像普通蚊子咬的。于是大家将他带到医院,经抽血化验,发现他的尿酸值已经500多了,超出人体正常最高限值。医生说“手指肿大是因血液中尿酸升高,造成痛风病”。原来,“咬”人的不是蚊子,是尿酸。

柯滨连续7次参加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工作,每次都负责群众信访案件办理工作。由于熬夜多、压力大,每次他的尿酸都会升高,但他重来没有与人提起过。他的心愿,就是让老百姓的每一个诉求都得到有效受理和解决。

供稿:扈黎光  生态环境部东北督察局

“群众满意了,才说明我们工作到位了”

中央生态环保,环保督察,环保督察工作现场

时间:2019年7月25日20:30

地点:青海省海东市海东宾馆

“您好,我是中央第六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的督察人员,给您打电话是想向您了解一下,您举报的关于海东工业园区临时砂石备料场私设暗管偷排污水问题,已经完成整改,请问您对整改结果是否满意?您还有什么诉求么?”打电话的是督察组武宁同志。他正根据白天现场核实情况,逐一对信访人进行回访。与武宁一起挑灯夜战的还有督察组梅伟和王栋两位同志,他们俩负责电话记录和随时提供现场查阅情况。

当电话那头传来“嗯,我对你们的处理结果满意,谢谢你们”时,3位同志都会心地笑了。大家激动地互相鼓励:“群众满意了,才说明我们工作到位了。群众满意,是我们督察的最大动力。”

对群众举报问题进行实地回访,是下沉督察的一项重要任务。下沉海东组严格按照要求,在核实问题线索的同时,及时对重点举报整改情况进行回访,进一步推动群众身边的环境问题得到解决。

供稿:刘传义 华北督察局

 


热门交易

更多
  • 热门竞价

400-151-3383
7x24小时 全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