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客服热线:400-151-3383
  • 交易
  • 供求
  • 行情
  • 企业
  • 资讯
类别索引
加尔各答垃圾场:永不熄灭的大火,无去路的人生-资讯中心-东方循环网
当前位置:
资讯中心 > 社会热点 > 加尔各答垃圾场:永不熄灭的大火,无去路的人生

加尔各答垃圾场:永不熄灭的大火,无去路的人生

2016-11-07 15:20:21 作者:界面新闻

从卡提克·达拉的家望去,垃圾山顶上的卡车看起来就像城里孩子玩的那种玩具。达拉作为印度加尔各答的一名垃圾车司机,没钱给自家小孩买玩具,不过,他总能在垃圾山上找到废弃的玩具。达拉说:“你在那什么都能找到。”

“你能发现死婴,几卡车的走私巧克力,或是被税务部门查获的走私药品。我甚至还找到过钱和黄金,很多黄金。我把它们带回家,当我遇到困难,急用钱的时候,我就把黄金卖了换钱。”

加尔各答塔坝垃圾填埋场周围住着约3万居民,达拉只是其中之一。像达拉这样的垃圾清洁工,每天都会对倾倒在这里的4000吨垃圾进行清理。垃圾处理行业在这里应运而生。数百名生活在附近贫民窟的人们对垃圾进行分类和回收,以拾荒者或废料经销商的身份谋生。在垃圾场中有个火葬中心,人们在那里对身份不明的尸体进行焚烧,这些尸体大都是街道居民或小贩。

在垃圾填埋场生活和工作意味着身体受到严重的健康危害,但历届州政府和中央政府选择继续忽视这个问题。永不熄灭的火焰仍在昼夜燃烧,污染着空气。烟雾无处不在,工人们习以为常,不再抱怨,市政府也不愿劳神过来治理。

加尔各答市长索万·查特吉说:“当然得烧。那里有那么多垃圾,对环境不好。”

达拉把卡车开到垃圾填埋场时,每天都能看到焚烧垃圾的大火。“因为有沼气,垃圾也会自己烧起来”,达拉说,“它们天天都在烧,没日没夜”。

垃圾填埋场,环境污染,健康问题

“你不能到那边去,”达拉说。“即使是我们这种巨大的政府卡车,有时都会坠落翻车。特别是现在这种季风天气,垃圾是湿的,地面可能随时坍陷。好多卡车在垃圾山上翻车了。在那死过人的。”

住在垃圾填埋场顶部的杜尔加·蒙登说:“有时候呼吸都很困难。我们总是生病。这的污染太严重了,气味非常难闻,即便我们在这住习惯的人,也觉得受不了。人们容易得病,会拉肚子,患上肺结核。”

蒙登还补充说:“大多数人50岁前就死了。有时他们也能活到60岁才去世。我已经30了,我可能也快死了。”

建立塔坝垃圾填埋场时,印度还是英国的殖民地,加尔各答是当时印度的首都。有一列火车专门沿着城市的主要道路运行,收集所有大型住宅楼和英国政府办公室的垃圾。自那时起,加尔各答的人口不断增长,产生的垃圾总量也不断增加。垃圾填埋场发展成一片景观,在加尔各答的东部边缘绵延好几英里,蔚为壮观。

印度4.29亿的城市居民每年会产生高达6200万吨的垃圾。莫迪总理已发起了一项大规模清洁运动,敦促印度人民不要在街上吐痰、排便、乱扔垃圾、保持当地社区的清洁。

垃圾填埋场,环境污染,健康问题

加尔各答也展开了类似的运动。如同印度所有主要的大都市那样,加尔各答表面上已经非常干净,但问题的症结仍然亟待解决:大量未经处理的垃圾仍然被倒入巨大的垃圾填埋场,导致环境恶化,工人健康面临危机。

在贫民窟的一个小屋中,苏哈斯·秀把废弃的塑料袋收作一团,推进机器。这台机器是秀用旧发动机、浴缸和金属管自己做的。“袋子从这放进去”,秀指向圆柱形机器一端的孔,“里面温度很高,袋子融化之后变成这样”,秀拿起机器吐出的一个黏糊糊的黑色硬块,“然后我们对它进行切割,用来制作管道”。

两年半前,与妻子打了一架后,秀建起了自己的塑料回收厂。“她把我赶出了门”,秀说,“我再也没有回去,就一个人住在这里。但我觉得没什么,待在这我很开心。对我来说,这不只是一份工作,更是一种生活方式。这是社会的底层,聚集着被社会拒绝的人们。这就是我们的世界。”

靠近城市,土地廉价,没有建筑,加尔各答最贫穷的人最终都来到塔坝垃圾填埋场,希望在此谋得生路。他们的工资低,居住环境拥挤,也不卫生。大多数人在同一个房间里生活,工作。

杰思明·贝格姆在贫民窟的一个茅草小屋里对塑料分类。“十年前我就开始在这儿工作,以前是每天50卢比(约合人民币5元),现在是每天120卢比。我就睡在这”,贝格姆敲了敲房间里的一张木桌,她就在那张桌上对垃圾分类。贝格姆说:“我就是个穷人,我能怎么办?”

垃圾填埋场,环境污染,健康问题

父母去世后,贝格姆来到塔坝垃圾填埋场。“我那个时候还小,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贝格姆和贫民窟的其他女人都尽量不要孩子,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负担不起照顾孩子的费用。“我们连吃饭的钱都没有,还怎么送他们上学?”

人们在塔坝垃圾填埋场成千上万的土地上种植蔬菜,沼泽也变成了养鱼场,妇女在小屋里油炸食物。虽然没有人调查过加尔各答的食物到底有多少来自这里,但市场上肯定有卖,这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我在这里种菠菜和菜花”,住在垃圾填埋场附近的农民拉朱·亚达夫说,“这的地便宜,化肥也免费。我来到这是因为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莫迪的清洁运动或许使城市有所改善,但批评者认为,对于为城市居民提供食物供给和清洁环境的人们来说,政府在改善他们的生活方面做得太少了。

“你去新城瞅瞅”,亚达夫说,“那就像纽约。当然我支持政府,政府已经让加尔各答看起来赶上伦敦了快。可是,如果政府还没有为我们做过任何事呢?他们不能只为特定的人服务,他们必须为整个城市,为所有居民服务。”

对达拉来说,政府没有采取行动改善塔坝垃圾填埋场居民的生活不足为奇。

“我们是穷人。没有人帮助穷人。我们得工作才能生存,我们也将会继续工作。”

热门交易

更多
  • 热门竞价

400-151-3383
7x24小时 全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