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客服热线:400-151-3383
  • 交易
  • 供求
  • 行情
  • 企业
  • 资讯
类别索引
升级中的“铜都” 尴尬的环保账-资讯中心-东方循环网
当前位置:
资讯中心 > 环保百科 > 升级中的“铜都” 尴尬的环保账

升级中的“铜都” 尴尬的环保账

2017-02-08 10:46:46 作者:21世纪经济报道

从广州北上,到达家乡已是夜里九点。时值春节,主干道两旁的路灯柱上都加装了中国结形状的装饰灯,一眼望过去,两抹浓浓的中国红打破了夜的沉寂。旁道的路灯柱上依旧是圆形的灯箱,上面写着“创建国家园林城市”的标语。望向这条路的尽头,是发电厂的巨大冷却塔和还在冒着白烟的烟囱。

家乡贵溪是赣东北的一个县级市,是一座典型的工业城市,第二产业比重偏大。截至2016年三季度,一二三产比为4.0:69.9:26.1。而从工业来看,铜产业又占了绝大多数。2016年预计全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2700亿元,其中铜产业2587亿元。目前,全市共有规模以上企业83家,其中铜企业就有65家。

这样有点极端的城市很容易被贴上各种标签。从褒义的“铜都”、“百强县”到贬义的与工业污染相关的各种“最”,这确实都是真实的两面。

因此,人们的心态也是纠结的,一方面为这些工厂带来的丰厚财政收入、就业机会,甚至只是家乡的美名怀着或多或少的欣喜,另一方面是对于环境污染的抱怨也从来都没有停止过。

而这些工业企业,也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日益严格的环保督查要求下做出了自己的改变。

u=1827542829,2420760307&fm=23&gp=0.jpg

“铜都”升级

实际上,贵溪是因铜设市、因铜兴市。1979年8月江西铜业集团公司(简称“江铜集团”)贵溪冶炼厂(简称“贵冶”)开工建设,正式揭开了贵溪铜产业发展的序幕。之后,贵溪市依托江铜集团的品牌,重点发展铜工业,铜企业才开始逐步聚集。

因为这样的经济结构,不知何时开始,贵溪成为了“铜都”。在这里,许多酒楼、宾馆和住宅小区,起名字的时候都喜欢带个“铜”字。

多年时间过去,贵冶已经发展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铜冶炼厂。同时,更多市属企业也逐渐加入到以铜产业为代表的经济建设中来,逐步形成了集铜冶炼、铜加工、铜循环再生的产业链。

但作为驻市企业的江铜集团依然是重点税源企业,许多本地人都惯性地认为是贵冶在支撑着整个城市经济的增长。

确实,没有人会忽视这个庞然大物,它正向着世界第一进发。2013年,贵冶确立了打造“世界炼铜标杆工厂”的奋斗目标。

2016年,在去产能的大背景下,贵冶实现提质增效7458万元。同时,被国家工信委列为全国铜冶炼行业唯一一家智能工厂试点示范单位,开始向智能化转型。

笔者的父亲是贵冶的一名职工,在他看来,贵冶的大数据时代几年前就已经开启。2012年到2013年,江铜集团整体接入ERP(企业资源计划),对供应、财务、销售等信息进行整合共享,当时他还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对新系统进行学习。如今的智能工厂试点将把产品的生产环节信息也纳入进来,继续降低生产决策和现场管控成本,提高劳动生产率。

虽然说不上是“依赖”,但地方经济受一家企业的影响比重过大不是一件好事,很有可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而且,铜产业比重过大,铜价的波动也会给贵溪的工业增长带来挑战。

市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1-8月,受铜价低位以及2016年江铜化解10万吨铜冶炼过剩产能等因素影响,贵溪的工业增长速度相对较低。1-8月,全市规上工业实现增加值129.1亿元,增长3.2%,增速比鹰潭和全省分别低4.9%和6%,增速排名全省靠后。其中江铜完成工业增加值65.49亿元,下降10.8%。

其实,早在2015年2月,江铜集团就将总部大楼由贵溪市搬迁至省会南昌。而曾经作为贵溪市地标之一的蓝白相间的江铜集团大楼,也已人去楼空。

过去的总部经济给贵溪的产业结构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但综合多方面的考量,贵溪的经济结构亟需有一个新的突破口。

巧合的是,就在江铜搬离的同年,贵溪贴出了建设“世界铜都、中国灯谷、能源新都、电商云谷”的新战略标签。以建设“一区三基地”——贵溪经开区、铜产业循环经济基地、硫磷化工产业基地、节能照明产业基地为“突破口”,初步形成铜加工及拆解、节能照明、化工为主,医药食品、建材、机械制造为辅的产业集聚发展格局。

但说到这些工业园区的进展状况,从长辈的聊天中可以听出他们大多并不买账,甚至直言其中不乏一些无人经营的空厂房。

环保账

工业给城市带来了快速的发展,但反面是工业污染。可能是因为家里住在城郊工业区附近的缘故,笔者看到的天空经常是分成两截的,高空是湛蓝色,低空则因为有烟囱排放废气显得有些灰蒙蒙的。

其实,对于环境污染问题的认知,笔者和同乡的同龄人大部分是从小耳濡目染,至今已习以为常的。与看得见的雾霾相比,看不见的土壤污染和水污染更为可怕。

在家乡有一个尴尬的段子:在上海某医院或南昌某医院,接诊了一名体内重金属超标的患者,得知是江西的患者后,医生会直接问,是贵溪的吗?

段子的背后是自嘲和无奈,更是事实。在2011年,贵溪有三个村庄因大量体内重金属含量严重超标而不得不整村搬迁,而这三个村庄就在工业区附近。笔者和同学的家长大多都有一个期望,就是“远离污染,不要回家工作”。

不过,欣慰的是家乡政府正在将贵溪打造成生态宜居城市,并已初显成效。全市森林覆盖率达64%,被评为全国造林绿化工作先进市、省级森林城市和省级园林城市。在此基础上,继续进阶为国家园林城市则需要达到综合管理、绿地建设、生态环境、节能减排等多方面更严格的指标。

但仔细想来,“创园”也并非无稽之谈。也许正是因为有高耸的烟囱,包括工业区在内的市区绿化规模都还算可观,在视觉上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贵冶的“花园式工厂”可作为例证,厂区和职工社区的绿地与植被覆盖率很高。

除了绿化,更实际的环保措施便是减少排放。在贵溪市环保局的网站上,从2016年开始公布的环保公示公告多达150余条。同时,在环保政策越来越严的情况下,不少企业选择了主动适应。

2016年,贵冶熔炼车间对现有活性焦脱硫装置进行改造,采用离子液法脱硫技术来治理熔炼车间一系统环集烟气,以满足未来更严格的环保要求。

国家电投贵溪发电有限责任公司三期对#1、#2机组实施脱硫、脱硝及除尘改造,以满足《火电厂污染物排放标准》中最严格的限值要求,实现燃煤锅炉污染物的超低排放。该公司还将陆续开工建设二期#5、#6机组供热改造工程,二期#5、#6机组宽负荷脱硝改造等一系列大气污染治理项目。

只是,达到国家排放标准不等于零污染,“金山银山”和“绿水青山”的账单,对于生活在那的人们来说,可能永远无法算清。


热门交易

更多
  • 热门竞价

400-151-3383
7x24小时 全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