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客服热线:400-151-3383
  • 交易
  • 供求
  • 行情
  • 企业
  • 资讯
类别索引
问诊济南环保: 能否持久脱身“十大污染城”-资讯中心-东方循环网
当前位置:
资讯中心 > 环保百科 > 问诊济南环保: 能否持久脱身“十大污染城”

问诊济南环保: 能否持久脱身“十大污染城”

2017-02-20 09:18:35 作者:第一财经日报




终于从污染榜上跳出来,济南上上下下为此兴奋不已。

根据环保部公布的监测数据,去年11月和12月的“全国十大污染城市”排行榜上,济南不再榜上有名。

这是自2015年3月以来,济南首次“脱十”,也是自2013年1月环保部发布74个重点城市空气质量排名以来,济南大气污染治理取得的最好成绩。

这意味着,济南在空气质量改善方面迈开了一小步。不过,2016年全年“全国十大污染城市”中,济南仍名列其中。

“济南市空气质量状况与省会城市地位、与百姓的期待仍有较大差距,大气污染防治形势依然十分严峻。”2月16日晚,济南市委副书记、代市长王忠林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山东省委副书记、省长郭树清在2015年11月的一份批示中曾明确要求相关部门:“全力支持济南大气污染治理工作,不得有任何懈怠和推诿。”

16日,正在济南督查的环保部2017年第一季度空气质量专项督查第13督查组组长朱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次就是重点督查各级党委、政府及其有关部门责任落实情况,相关任务目标完成情况,发现不作为、慢作为和环保责任不落实的,都要及时上报直至公开。”

病因:本地污染排放贡献高达80%

“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这是多年来,济南一直对外推广的生态名片。但严重的大气污染让这座泉城有些失色。

监测数据显示,2016年,济南市良好以上天数为162天,占比44.3%。这意味着,济南市民全年超过一半的时间在呼吸着不干净的空气。

一个城市空气质量状况主要取决于扩散条件和污染物排放两个因素,而扩散条件的好坏,与城市特定的地形以及风场等气象条件密切相关。

济南市环保局给第一财经记者提供的一份有关济南市大气污染成因分析及防治对策报告称,济南市地形总体南高北低,呈“浅碟”型。在不利气象条件下,易造成污染物在山前“浅碟”区域汇聚,污染物不断累积,促使市区空气质量变差。

当地环保、气象等部门多年的监测数据显示,济南市扩散条件总体较差,综合考虑风速、风廊和地形特点,在扩散差的区域中,受南部山区影响,在市区近地面易形成“小风中心”,面积达260平方公里,超过市区总面积的一半,影响了污染物的水平扩散。

而在垂直方向上,长期的气象观测资料显示,济南市区易发生逆温天气,下午5点逆温天气的发生概率达80%以上,影响污染物的垂直扩散。

污染源排放是影响环境空气质量的主要因素。济南市环保局局长高立文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介绍:“济南大气污染源排放总量大,煤烟型污染、工业污染、城市扬尘污染、机动车尾气污染等相互叠加,大型城市的污染特征突出。”

《济南市环境空气细颗粒物(PM2.5)来源解析结果(2010~2013)》显示,环境空气PM2.5来源中区域传输贡献占20%~32%,本地污染排放贡献占68%~80%。本地污染贡献高达80%,这在其他城市中并不多见。“济南在做源解析的时候,还是立足于从自身找原因,80%是比较客观的。”济南市环境监测中心站污染源统计科高工刘光辉对第一财经记者说,新的解析结果还没出来,这几年情况差不多。

顽症:老工业区排放直接影响市区

在济南,说起工业污染,不能回避东部老工业区。在这块23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曾一度聚集了90多家钢铁、冶金、化工等传统重工业企业,且大中型居多。

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山东钢铁(2.790, 0.00, 0.00%)股份有限公司济南分公司(下称“济钢”),“无论用哪个数据来说,济钢都是第一,耗能最大、产量最大、人员最多,当然,也是曾经的纳税第一大户。”当地一位环保官员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济钢始建于1958年,是一家大型钢铁联合生产企业,主要生产工序包括烧结、炼焦、炼铁、炼钢、连铸、轧钢等。历史最大产能规模1200多万吨,人员规模多达5万余人。2015年钢产量为606万吨。

但城市的扩容和群众日益强烈的环保呼声,加上国家产业政策调整和市场变化,“老钢厂与老城市之间的关系变得日益紧张”。

近年来,随着环保要求的提高,济钢不断完善污染治理设施,在炼焦、烧结、炼铁、炼钢等主要废气排放工序,配备了脱硫、除尘设施,主要污染物能够满足排放标准要求。“但该企业依旧是济南市的排污大户,主要污染物排放量居全市前列,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烟粉尘排放量分别占全市工业企业排放总量的15%、21%、25%,对城区环境空气质量影响较大。”刘光辉说。

济南市2014年决定实施东部老工业区搬迁改造及落后产能淘汰行动,完成山东球墨铸铁管有限公司(下称“山东球墨”)、济南盛源化肥有限公司(下称“盛源化肥”)等企业搬迁改造和济钢、中石化济南分公司调整升级任务。

济南市还计划对大气环境影响较大的钢铁、石化等重点企业落后产能实施淘汰,完成蓝星石油济南分公司(下称“蓝星济南”)、济南长城炼油厂、济南庚辰钢铁有限公司(下称“庚辰钢铁”)、山东闽源钢铁有限公司等重点企业落后产能淘汰和搬迁改造任务。

山东球墨、蓝星济南、庚辰钢铁的搬迁或关停时间都定在了2016年12月31日。但到规定时间,只有山东球墨实现关停,后两家目前仍在生产。“总部的思路有所改变。”17日下午,蓝星济南首席执行官邱宝权称,“如果搬迁的政策、资金和人员安置问题都能落实,2017年底就停止生产。如果没落实,就再生产一年,到2018年底彻底停下来,把厂子关了。”

“眼下搬迁,天时、地利、人和。”济南市历城区副区长韩延才对邱宝权说,厂区距离正在建设的济南新东站只有2公里,土地价值高,“搬迁各项费用40个亿,但土地值42个亿,具有搬迁的本钱。把土地腾出来,换个地方还可能找到新的生机。”

庚辰钢铁迟迟搬迁不了的原因同样是资金问题。庚辰钢铁总经理贾有彬称,“搬迁费用大约需要13.8亿元,职工已经自筹2亿元。搬迁的地方也已找好了,就等着这块地卖了之后才有钱搬迁。不管怎样,年内一定把厂子关了。”

“到目前为止,东部老工业区搬迁已完成40家。年内将按时完成济钢、庚辰钢铁等重点工业企业停产、搬迁。”高立文对督查组说。

药方:“十大行动”与“十大措施”

济南市从2014年起就出台了“十大行动”,包括扬尘治理与渣土整治、工业污染源达标提升、机动车污染治理、成品油品质保障、东部老工业区搬迁改造及落后产能淘汰等。

但事实上,不仅多项行动推进缓慢,考核也没有完全落到实处。至今,济南市仍未按照《大气污染防治工作督查考核办法》,启动对各责任单位和区县政府的2016年度大气污染防治工作考核。

第一财经记者拿到的第三方机构去年编制的《济南市大气污染防治“十大行动”中期评估报告》也称,济南市区现有的拆迁片区,体量大、面积广,无论是覆盖还是围挡,都存在一定的困难;以煤炭为主的能源结构及不断增长的供热需求,以及钢铁、水泥、石化、火电(热电)等高排放企业过度集中于市区,造成市区污染物排放强度居高不下;列入行动方案的工业企业搬迁进展缓慢,“济钢若不搬迁,就会影响周边盛源化肥、蓝星济南等企业原厂址开发建设,从而影响周边其他企业搬迁。”

去年10月,济南市又制定了《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二期)》,目标是到2017年,全市环境空气质量比2013年改善35%左右,重污染天气持续减少;到2017年,基本完成城市建成区内及主要人口密集区周边石化、钢铁、化工、水泥等重污染企业搬迁、改造。去年12月,“十大行动”变为“十大措施”,包括推行网格化信息化监管、加大扬尘污染防治、推进燃煤综合整治等。

高立文表示,像清洁化民用生活燃煤、机动车污染防治等操作起来难度很大,“比如机动车检测造假问题,很难抓,难处罚。”

高立文对第一财经记者说:“眼下的济南环保已经走在光明大道上,步子迈开了。当然,环保部门的责任也更大了,担子越来越重。”


热门交易

更多
  • 热门竞价

400-151-3383
7x24小时 全年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