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客服热线:400-151-3383
  • 交易
  • 供求
  • 行情
  • 企业
  • 资讯
类别索引
三十天十八城,从督企到督政 环保部京津冀破霾-资讯中心-东方循环网
当前位置:
资讯中心 > 资讯政策 > 三十天十八城,从督企到督政 环保部京津冀破霾

三十天十八城,从督企到督政 环保部京津冀破霾

2017-02-22 10:53:05 作者:时代周报

W020170221548144022057.jpg

2017年2月15日至3月15日,环保部督查组对京津冀及周边18个城市展开空气质量专项督查。与以往有所不同的是,此次环保部的督查规格空前:环保部部长陈吉宁及三位副部长将分别亲自带队参与巡查。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这是3个月来环保部组织的第二次大规模督查,亦成为今年开春以来最引人注目的环保事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去年12月15日,环保部宣布将派出13个督查组对各地重污染天气应对措施落实情况开展督查。

“去年年底是以督查企业为主,和正在开展的空气质量专项督查并不相同。”2月20日早上,环保部新闻处的相关人员在电话里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据环保部官网消息,新一轮督查的18个城市分别为京津冀地区的北京、天津、石家庄、廊坊、保定、唐山、邯郸、邢台、沧州、衡水,以及位于京津冀周边的山西太原、临汾,山东济南、德州,河南郑州、鹤壁、焦作、安阳。

环保人士赵亮从2015年起便开始关注环保部的行动,他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第一季度空气质量专项督查”的提法是近年来第一次出现,意味着按季度进行空气质量专项督查将成为常态;由环保部部长亲自带队督查,则是头一回。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此次督查的重点落在督政上。环保部对督查中发现的突出环境问题,涉及问责问题及地方党委、政府整改落实工作情况等,进行现场走访和督办,进一步督促地方党委、政府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责任,强化督查考核问责。

三个月两次督查

2月17日,新一轮督查开始后第二天,陈吉宁前往北京市机动车排放管理中心调研。陈吉宁强调,要加强机动车监控能力建设,加快构建全国机动车排放大数据管理平台,提升监管技术水平,创新监管方式方法,严厉查处重型柴油车等超标排放车辆,不断改善大气环境质量。

而在19-20日,陈吉宁又赴河北保定开展专项督察。他实地走访调研了保定市蠡县、博野县、安新县企业锅炉改造情况及小企业群生产排污情况。19日晚,陈吉宁在保定市召开座谈会,保定市各县、区主要负责人悉数参加。

“这次督查的主要目的,就是要突出区县这个工作落实的关键和薄弱环节,聚焦问题,传导压力,抓实举措,切实解决突出问题,确保大气污染防治各项工作取得实效。”陈吉宁在会上表示。

国家环境保护督察专员徐必久此前表示,督查将采取专题部署、部长巡查、走访问询、现场抽查等方式,以督政为主导,督政与督企相结合的方式。督政,是此次督查的重头戏。

刚刚过去的2016年,全国环保动作频出。中央环保督察组陆续督察16省份、环保部内建立水土气三司、环保机构垂直管理、排污费改环保税等改革,体现了中央和环保部门改变现有格局、建设绿色中国的决心。但每年冬季,盘桓于中国北方的雾霾都是对全国环保事业的大考。

就在2017年元旦前后,京津冀地区受到连续7天的重重“霾伏”,PM2.5指数一度爆表。而去年12月15日,环保部宣布就曾派出13个督查组对各地重污染天气应对措施落实情况开展督查,严厉打击企业超标排放等违法行为,加大重点企业及燃煤设施的监督检查力度,落实机动车限行等措施,保障各项应对措施落实到位。

赵亮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去年年底的督查,采取的是从各地抽调执法人员,组成督查组,分赴河北省、山西省、山东省、河南省开展交叉督查的方式,“比如河北去河南,山东到河北”,核查的主要是应急减排措施落实情况,对象主要是企业。

三个月内进行两次大规模督查,体现出环保部对扭转京津冀地区空气质量恶化局面的态度。赵亮认为,这与连续多次的重污染天气有关:“从去年12月以来,再到春节期间,以及元宵前后,京津冀和山西、山东、河南等省市都有重污染天气”,如果一次督查解决不了问题,那么就再来一次。“时隔两个月后的这次督查,级别更高,就是象征着以督政为主,威慑力更大。”

两次督查的另一个区别在于,去年年底的督查周期较短。此次督查则将持续一个月,力度有明显的不同。

根据环保部官网公布的最新消息,截至2月18日,18个督查组共走访检查231个地方政府相关部门和企业,对河北、北京、山东德州、河南郑州、焦作等地作了点名批评,并将督查中发现的问题移交地方处理。

被督查地区严阵以待

与以往对京津冀地区“重点照顾”不同,此次督查还涉及山西、山东、河南,这三个省份自身的空气污染状况突出,同时对京津冀地区的雾霾亦有贡献。对京津冀周边三省进行督查,表明环保部对华北雾霾的认识有所深化。

从去年年底以来,临汾空气污染高发,空气中二氧化硫含量持续爆表。2017年1月19日,环保部首次因环境问题约谈了山西临汾市政府主要负责人。环保部发布通报称,约谈认为,临汾市大气环境存在焦化、钢铁等工业企业违法排污等五个方面的突出问题。未来,将着重开展污染物监测和防治工作。

赵亮认为,环保部在约谈临汾之后又组成督查组再赴临汾,相当于对临汾进行一次“回头看”,检验约谈的效果。

1月中旬,赵亮就携其团队在临汾就当地工业污染问题展开调查。据赵亮透露,督查组入驻三天后,临汾市环保局想找他见个面,并可能为他安排一场座谈。座谈内容为赵亮团队在临汾的调查报告中反映的问题,以及商讨如何整改。

根据环保部提供的信息,督查组在接受督查的城市走访有关部门,并听取汇报。例如在石家庄市,督查组走访该市发改委和大气办,听取两个部门大气污染防治和重污染天气应急保障等工作开展情况汇报,并询问相关问题。在唐山市的督查组分别对发改、住建、商务、工信、农牧和质监等部门进行走访。邢台市督查组分别走访发改、工信、国土、环保、农工、住建、农业、质监、商务等9个市直部门并督查其履职情况。

空气污染牵涉的领域相当广泛。在督查组走访的部门里,环保机构只占其中一小部分。从环保部的约谈机制已经可以看出,国家对环保的重视,赋予了环保部对地方各有关部门厉行监督的信心和能力。“有牙齿的环保法”并不是空谈。

除了进行公开的走访、约谈,环保部在2月18日的通报中还透露出督查组的另一种工作模式:“唐山市督查组实施例会制度,建立每日工作台账,设置暗查组。”

面对环保部督查,各地紧急动员。山西省环保厅决定,在督查组入驻前两天,即2月13日开展省内第一季度空气质量专项督查。根据山西省环保厅文件,本次督查的目的是“通过督促检查和现场抽查发现具体问题,督促各市党委、政府及其有关部门落实责任,促进各项大气污染防治措施的落实,坚决遏制全省1月份大气环境质量下滑的态势,取得全省环境质量一季度的开门红”。

督查重点落在“督查各市党委、政府及有关部门大气污染防治责任制体系建立、运行情况,是否形成了党政同责、一岗双责、部门履责的工作格局,是否存在责任不清、推诿扯皮的情况”。相当于在配合环保部“大考”的同时来一次内部考试。

这场山西省内督查将于3月20日结束,为期35天,比环保部督查的周期还要长5天。

根据环保部通报,临汾市目前被检查出的问题是:“临汾市晋能焦化有限公司燃料堆场道路积尘较多,抑风防尘措施不到位,部分燃料裸露堆放。”体现了督查组“督企+督政”的结合,从具体问题出发,传导压实地方政府及部门责任。

压力都在河北这一边

京津冀地区集中了首都北京和直辖市天津,河北是中国重要的重工业基地,一直以来,该地区的雾霾问题就备受重视。从2016年1月,第一支中央环保督查组将督查地选在河北,就可见一斑。

在政府层面,京津冀地区已初步建立重污染天气应急、监测预警、信息共享等工作制度。《京津冀协同发展生态环保规划》《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重点行业大气污染限期治理方案》《京津冀大气污染防治强化措施(2016-2017年)》等政策相继出台,京津冀地区防治大气污染的政策框架和限制性目标已基本搭建完毕。其中,《京津冀协同发展生态环境保护规划》明确提出,到2020年,京津冀地区PM2.5浓度要比2013年下降40%左右。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指出,要在2020年实现这一目标,关键在河北,因为工业大头在河北,需要进行能源大改革。

河北工业大学京津冀发展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张贵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也认为,北京和天津在环境治理上已经迈出了长足的进步,“压力都在河北这一边”。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河北的产业结构近几年也在悄然间发生变化。2015年前,河北的第二产业以冶金业为主;2015年后则以装备制造为主,上升了一个台阶,对承接京津地区的产业转移影响深远。

但这些进步,相比于京津冀地区日趋严峻的空气污染形势,仍显得不足。张贵指出,“河北目前的困境主要是内外部的双重约束。首先是国际大环境不好,其次是环境破坏、效率低下强迫河北必须转型”。在这种压力下,河北积极承接北京、天津的先进产能,但河北比较落后的产业结构,客观上对承接先进产能也造成了一定困难。有数据表明,2014年,京津冀地区煤炭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的71.6%,而如果单看河北,这一数据高达88.6%。

张贵也提出了一些向好的趋势:河北正在寻找新的动能,包括大数据、新一代信息产业、物流业等。以这些高附加值产业为驱动力,河北的产业升级有路径可依。

在技术层面,京津冀地区也在构建“联防联控”体系,并在逐渐将周边地区纳入到体系中。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联防联控体系将从污染源监测、污染预警、区域调控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热门交易

更多
  • 热门竞价

400-151-3383
7x24小时 全年无休